【财经分析】通胀高企拖累非洲经济增速 部分经济体需警惕“崩溃”风险

尽管2021年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率达到6.9%,复苏势头强劲,但2022年非洲经济增速预计将放缓至4.1%。受到多重因素影响,非洲国家经济压力加大,增长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下行风险尤为突出。

新华财经内罗毕9月19日电(记者李卓群)由于全球食品和能源价格飙升,以及美元连续激进加息输出压力,非洲国家经济普遍承压,通货膨胀日益加剧,民众生活成本不断攀升。非洲开发银行预计,非洲2022年的平均通胀率或将达到13.5%。为缓解通胀压力,非洲多国央行纷纷跟进加息,进一步收紧流动性,但势必造成经济增长势头放缓。

非洲开发银行发布的《2022年非洲经济展望》显示,尽管2021年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率达到6.9%,复苏势头强劲,但2022年非洲经济增速预计将放缓至4.1%。受到多重因素影响,非洲国家经济压力加大,增长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下行风险尤为突出。

在东非国家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当地居民奇库·迈克尔经营着一个不大的食品铺面。“以前能够用100先令就买得到的常见主食,在最近一个月价格已经高到无人问津了。像水果这类以前家中常见的食物,现在变得越来越像奢侈品。” 迈克尔说,“我们现在正处于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一蹶不振。眼下一切都停滞不前,我不知道何去何从。”

内罗毕大学经济学副教授伊拉基认为,实际的通胀率可能比政府公布的要高得多。每次给车加油时,伊拉基都会仔细观察。“过去大约5000先令(约42.03美元)就能加满一箱油,现在差不多需要8000先令(约67.26美元)。”伊拉基说,“我现在出行,都会慎重考虑并周全计划。”

肯尼亚国家统计局的月度通胀数据显示,肯尼亚8月份通货膨胀率达到8.5%,创5年来新高。无独有偶,南非的通胀也同样飙升,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7月份通胀率达7.8%。

南非前总统塔博·姆贝基表示,政府未能解决不平等、高失业率和改善南非人民生活的问题,导致民众越来越失望。姆贝基直言:“不能让那么多人失业,有那么多穷人。总有一天会爆炸的。”

南非联合银行集团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最新季度展望报告称,在通胀飙升、失业率上升以及内部派系争夺控制权斗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南非发生内乱的可能性有所增加。报告称“最令人担忧的风险是可能再次爆发暴力社会动荡”。

此外,非洲其他国家的通胀形势也令人担忧。非洲第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8月份通胀率达到20.5%,为17年来的新高,两亿多人口的生计成为难题。乌干达8月份通胀率达到9%。博茨瓦纳7月份升至14.3%。加纳7月份达到31.7%,创2003年11月以来的新高。马达加斯加今年的通货膨胀率预计将达9.2%,远高于此前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7%和8.8%的预期。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通胀篮子中食品通胀的比例相较于其他地区要大得多。食品通胀构成了撒南非洲通胀的主要驱动因素。根据历史数据,撒南非洲食品平均占通胀篮子的40%比重,不少国家已经超过了50%。

非洲粮食自给能力严重不足,长期面临粮食安全问题。据非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近期非洲化肥价格飙升,非洲大陆正面临200万吨的短缺。而这迫使农民减少化肥使用量,同时也损害了农作物的质量。

联合国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非洲从俄乌两国进口了价值51亿美元的小麦,占非洲小麦进口总额的44%。俄乌冲突爆发后,受到西方对俄制裁等影响,非洲粮食供应持续受到阻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估计,非洲当前有3.46亿民众受到粮食危机的影响。

尼日利亚研究公司SBM Intelligence的谢塔·恩万泽指出:“同那些能源开支在家庭预算中占比很大的国家相反,尼日利亚民众的大部分工资都被用于购买食品。”7月,该国食品价格方面的通胀率达到22%。

联合国粮农组织今年上半年发出警告,超过1400万尼日利亚人正在经历严重的粮食和营养危机,且这一人数预计将在几个月内激增至1800万。另据调查显示,大多数尼日利亚人将收入的85%用于食品。

肯尼亚国家统计局总干事麦克唐纳 奥布多表示,“2021年7月至2022年7月期间,通胀上升主要是由于食品和非酒精饮料类商品价格的上涨,其涨幅为15.3%。此外,运输成本上升7.0%,住房、水、电、天然气和其他燃料上升5.6%”。

与此同时,非洲之角地区正遭逢40年最严重干旱,肯尼亚东南部一些农业地区今年全年的玉米收成可能会比近五年平均水平减少近80%。肯尼亚国家干旱管理局近期数据显示,目前约有410万人面临粮食安全问题。

通胀导致的购买力下降叠加干旱造成的供给严重短缺,正导致多地严重饥荒。据联合国新闻网站报道,21世纪以来最严重的饥荒正在非洲之角蔓延。几个月来,气候变化引发的历史性干旱等因素导致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发生严重粮食危机。

索马里目前的旱情极为严重,包括儿童、妇女和老人在内的100多万人因干旱流离失所。索马里总统抗旱问题特使瓦尔萨马说:“他们缺乏食物、饮水和医疗,索马里正面临20年来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瓦尔萨马表示,索马里连续四个雨季缺雨,已造成灾难性影响。如果即将到来的雨季仍没有降雨,大范围饥荒将不可避免。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索马里2022年人道主义应对计划已获得68%的资金进项,但“缺口仍然很大”。

今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罔顾其他国家利益调整货币政策,连续四次加息,其中6月和7月分别加息75个基点,为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最大幅度的集中加息。美元因此持续走强,国际资金回流美国。

尼日利亚国际关系专家查尔斯·奥努纳伊朱指出,受制于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中心地位,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的经济基本面和对外贸易活动与美元储备紧密挂钩,这意味着美国可以通过货币政策把通胀压力转移给非洲国家。

奥努纳伊朱认为,美国当前经济困境有内部结构性原因,也与其无法摆脱地缘政治思维的对外政策有关,如在乌克兰危机中的“拱火”行为等。这些政策对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能源和粮食安全造成干扰,也在反噬美国经济自身,进而影响疫情后世界经济复苏步伐。

津巴布韦财政部长努库普表示,输入型通胀通过成本推动因素加剧了国内通胀。加之津巴布韦长期遭受美西方制裁,本就脆弱的经济更是雪上加霜,本币大幅贬值,8月份通胀率高至285%。

肯尼亚经济学家吉士贾认为,很多非洲国家食物和原油大量依赖进口,而美元加息会直接推高这些必需品的进口成本。同时,许多国际投资者也会因加息而撤离非洲,这将进一步加剧非洲经济萎缩。

日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表示,大部分非洲经济体需对可能带来的“经济崩溃”风险保持高度警惕。她认为,当前全球通胀高于预期,并向食品和能源领域不断蔓延,促使全球主要央行提升利率水平,实施货币紧缩政策,这将使非洲大多国家面临高通胀和高债务利率的双重压力,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较大风险。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