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赴加纳采金客:平安胜于黄金

6月6日15时许,中国赴加纳采金客李坚经过20多小时的飞行及车程,回到家乡广西南宁市上林县明亮镇罗勘村。妻子潘春香早早就到村口等候,夫妻俩一见面,眼眶湿润。

李坚于2012年3月份持旅游签证从广西出发,经过埃塞俄比亚进入“非洲第二大产金国”加纳淘金。“三天前,加纳政府抓捕了一大批中国采金工人,我有幸逃过一劫。”

李坚当天中午与两名同乡一同从南宁市回上林县,恰巧与赶赴上林县采访的中新社记者坐同一辆大巴。李坚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说,自己的这趟加纳之行,钱赚了一点,但“后怕感”终身难忘。

他说,到加纳后不久自己就到当地政府办了居留证和工作签证,住在山上的工棚为老板采矿。除了要应对当地恶劣的环境,他和工友们还不时面临当地警察的突击搜查甚至是不法分子的打劫残杀。

“在加纳我一个月的收入约6000元人民币,在国外打工相当辛苦,赚的都是用命搏回来的血汗钱。这次幸运回乡,我将另谋职业,再也不去加纳了。”李坚说。

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属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当地有采金传统和采金技术。自2006年起,上万名上林籍人员陆续赴加纳从事采金活动。

明亮镇是上林县赴加纳淘金人数最多的乡镇。中新社记者当天下午在明亮镇走访发现,在街头巷尾,当地民众三五成群都在议论“加纳政府打击非法采金行动、上林采金客的命运”等线家生产采矿机的工厂,如今已闭门停业。

多位村民介绍,明亮镇田地少,村民仅靠土地难以生活。当地几乎每家都有人去加纳采矿打工,不是父母就是孩子或者亲戚。对于外界流传的上林淘金客“一夜暴富”的言论,村民说只是极个别,当地有80%以上的淘金客都是靠贷款去加纳投资,有的连本钱也拿不会来,更有甚者把命都搭上。

上林县大丰镇里丹村村民陆进龙今年28岁,他2010年10月到加纳,今年5月1日回乡。他说,自己在加纳每月收入约有7000至8000元人民币,偶然有上万元。自己原打算6月再去加纳,但听闻当地对中国采金工人的“打击清扫”行为,便取消这一念头。

中国驻加纳大使馆6日称,被加纳警方抓捕的124名涉嫌非法采金的中国公民仍在羁押,没有重病和受伤情况。中方要求加方立即停止到矿点以外的中方人员聚居点实施搜捕行动,给予中方在押人员人道主义待遇,保障其安全与合法权益。

中新社记者当晚拨通了仍在加纳滞留的上林籍采金工人李成的电话。李成说,为躲避羁押,他与多名工友一直躲在山上,没有饭吃,没有水喝,被雨淋和蚊子咬,多名工友患病。他叹气不知何时才能回国。(记者 杨志雄 黄艳梅)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