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界的“奥林匹克”开幕惊呆全球网友:这尺度是我能看的吗

原标题:艺术界的“奥林匹克”开幕,惊呆全球网友:这尺度是我能看的吗…

第一场威尼斯双年展,就此诞生!首次开幕,就吸引了20多万名参观者,盛况空前!

在往后的129年里,“威尼斯双年展”成为了国际上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博览会,被称作艺术界的“奥林匹克”。

全球数十万艺术爱好者慕名“膜拜”,共有来自58个国家的213位当代艺术家前来参展,其中还有咱们中国的艺术家哦~

每届双年展,都由总策展人提出一个艺术主题,邀请全世界的艺术家前来参展、创作。

今年的主题为《梦之乳》,灵感来源于一本同名儿童书。在书中的奇幻世界里,人能轻易变化、重塑自己的原始形象,甚至幻化成物品。

基于这个概念,艺术家们将探讨“物体的表现与变形;个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人类和地球之间的联系。”

当观众从19世纪的绿堡花园,漫步至中央的白色宫殿,一场探索身体蜕变和人类定义的想象之旅,就此开启~

象群在自然界中遵从母系社会,而母象作为首领,成为了女性力量的象征。以此开场,也意味着这次的大展的主题离不开女性主义议题。

展厅一旁,来自多米尼加共和国的艺术家Firelei Báez,展示了她结合神话、科幻小说,与古老的民间故事,创作出的一系列充满幻想的绘画作品。

画中的女性化身,虚幻的身体在植物、风景和水体之间摇摆不定。头发的纹理与纺织图案、植物交融,身体幻化成缤纷的光,绽遍繁花,如梦如幻。

另一边,墨西哥艺术家Felipe Baeza,将拼贴画、蛋彩画和版画结合在一起,创作出质感丰富的二维作品。

画面是艺术家对“其他星球上另一种的生命体”的想象:它拥有着半人半植物的躯体,茂密的树叶从人的头上长出,覆盖躯干和四肢,爬进欲望的嘴巴。

侧厅中央一幅巨大的三联画,类似宗教祭坛画的形式与画面超现实的几何图象,其冲突感吸引了一众观者的目光。这是瑞士艺术家Louise Bonnet的创作,参考了人类的消耗和排泄循环——一边不断摄取和转化原材料,另一边吐出废物。

画中出现的圆锥几何元素,微妙地隐喻了人体排泄出来的体液:尿液,唾液、血液或奶水。“我对绘画中的羞耻和身体很感兴趣,而身体机能会带来额外的羞耻和尴尬。”

本场展览中,因纽特人艺术家Shuvinai Ashoona的奇幻绘画,温柔的笔触和色彩,显得特别小清新,有种童画的稚拙感。

她描绘的家庭生活和日常场景,人类与梦幻般的美人鱼、类生物、海洋生物微妙共存,既共同生活又彼此融合。为远在北极的生活景观,注入了超现实主义的视野。

从绿堡花园的中央馆走出,穿过威尼斯的滨水小道,大家会来到一个由威尼斯海军军械库改造而成的艺术馆。

沿着军械库外围走,观众们抬起头,会发现一排排形似“烤肉”的物体,被金属支架架在半空中。

这具由人和动物身体的碎片组成的金属骨架,是意大利艺术家Giulia Cenci的装置艺术作品《死亡之舞》。

他将橡胶、金属、汽车管道中的废弃机械零件等工业废料铸件,回收后经过熔化、铸造的工序,将它们重塑成人类和动物的肢体模型。

进入军械库后,开场的作品,是本届双年展“金狮奖”获得者——美国艺术家Simone Leigh创作的《砖房》。

这是一个有着黑人女性标志性的丰厚嘴唇、鼻子,却没有眼睛,从而模糊了确切身份的女性雕像。

她的身躯参考了西非部落的土屋造型,但形状也可以让人联想到。青铜雕塑带来的坚硬质感,也是女性坚毅力量的一种体现。

英国艺术家Okoyomon,展示了由盎然的、生长着的,和腐烂的、垂死的材料,用组成的雕塑地形。

岩石、枯木、野花、藤蔓…在互相缠绕、攀爬、生长中,逐渐长出了人体的形状,而人体又被藤条像捆绑一样地束缚。

“像葛根这种原产于亚洲的藤本植物,在 1876 年由美国政府首次引入密西西比州的农场。作为改善当地土壤侵蚀的一种手段,这些土壤已因过度种植棉花而退化。

结果引入后葛根却变成了无法控制的侵入性植物。自然与殖民和奴役的历史印记密不可分。”

国家馆荟萃了世界各国的顶尖艺术家,由他们代表自己国家参展,极具学术交流的意义,也是国家艺术文化力量的体现。

《元境》抽取了“元宇宙”中的“元”概念,结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境”。打造出一个科技未来感与东方审美融合,充满中国哲学的诗意空间。

展厅被布置成了农场中马厩般的空间,铺满甘草与粪堆,形似内脏与花蕊的物体散落其间。

中央一头巨大的雄性“人马”,身体被一条链子悬吊在天花板上,腹部的导管里流淌着像药水一样的蓝色液体。

生命与死亡的冲突,在同一个房间内上演,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人与自然生态、人与现实环境岌岌可危的共存状态。

这个令人不安的场面,正是艺术家Uffe Isolotto的创作意图:“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变得越来越复杂和不可预测,人们在绝望与希望之间动荡,我想通过这个装置将其变为现实。”

9 世纪,在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巴格达”中,曾有一所大型的综合学术机构,称作“智慧宫”。就如我们熟知的雅典学院,智慧宫是另一所促使人类文化繁荣发展的学术殿堂。

学者们,从各地搜集的希腊哲学、科学著作的原本古籍,加以整理、翻译,让古希腊的科学文化遗产得以继承。

乌兹别克斯坦展馆的作品《知识的花园》,就是以“智慧宫”为灵感,打造出500 平方米的花园。用意象的表达,重现了当时繁荣的知识氛围,探索被遗忘的文明根源,让遥远的历史穿透时代,与当下的文化共鸣。

这些器官装置的灵感,源于巴西语言文化中关于身体的俚语:投票键的破损的手指,被咬断的淌血的舌头,被锐物刺中的眼睛…这些元素背后都源自一句俚语,或现实事件的暗喻。

巴西艺术家Jonathas de Andrade,将自己的祖国看作是有血有肉的生命。而在他眼中,这具“血肉之躯”就如展厅里受伤的器官一样,需要治愈。这样的隐喻,在当下充满动荡的世界中有着一定的普适性。

电子荧幕播放着不同肤色、体型的女性群像,观众可以脱掉鞋子,放松地躺在形状各异的彩色座椅上沉浸式地观看影像,如同身体埋入了一个温暖的拥抱。

该装置是艺术家对人们在商品驱动的世界中,日益疏远的亲密状态的研究:“自我表达可以作为一种治疗模态,亲密接触可以成为现代流行的孤独症的有力补救措施。”

沙特阿拉伯的艺术家,用覆盖着涂漆的棕榈叶,制作出羽毛的质感,又结合机械的气动装置驱动,使这件作品像拥有生命一样,呼吸、扭动着。

黑暗而丰茂的羽毛,被困在金属囚笼中,似是远古巨兽,又像恶梦的化身,给观众带来庞大的压迫感。

“艺术品中散发出的能量,传递了大自然本身所蕴含的智慧。”这件装置作品,暗示了大自然为生存而战的迫境,在不断被动的蜕变、进化、斗争中,迎来重生的希望。

到国家馆中艺术家们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把握人类发展的轨迹,探究人类与地球的关系。

在充满了变数与动荡的时代下,艺术虽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解答,却为人们呈现了无数可能性的展图。

“艺术家们提出了物种之间的新联盟,在技术日益侵入的压力下,身体和物体之间的界限已经彻底改变,带来了重新映射主体性、等级和解剖结构的深刻变化。

今天,世界似乎在技术乐观主义,和对机器通过自动化、人工智能完全接管的恐惧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分歧。这种裂痕迫使我们更加疏远,并将许多人际互动关在电子设备的屏幕后面。

科技的压力、社会紧张局势的加剧、流行病的爆发以及迫在眉睫的环境灾难,威胁每天都在提醒我们,作为凡人,我们既不是不可战胜的,也不是自给自足的,而是一个共生网络的一部分。将我们彼此、其他物种以及整个地球联系在一起的相互依存关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